800文学网 book.800wxw.com,最快更新一路春秋 !

    王云醒来时已接近下午下班,起来后发现王腾不知何时已经离开。

    王老太见他起来,不免又责怪了一番“看看你们哥俩,喝酒喝那么多,都快成酒鬼了。”说完,从桌子上拿起一个文件袋交给王云“这是你大哥让我交给你的,说你看后就明白了。”王云打开一看,是王腾新公司的一些书面资料。从资料中看出,公司的规模很大,注册资金过亿,按照王腾资料上描述的内容,他想在几年内将新公司建成全国最大的特色农产品加工和销售基地,这让王云不得不佩服王腾的眼光和实力。

    和老太太又一阵寒暄后,王云这才告别回家。走时,老太太不忘叮嘱王云,“下次来就别带东西了,花那些钱干什么,我这儿什么也不缺。”

    离开后,王云没有回单位,而是直接回了家。这段时间由于忙于工作,回家的次数明显减少,好在李玉对此也不是很在意,用她的话说“眼不见心不烦。”

    当然,自从老丈人李利来后,李玉对他的态度也明显好转,再怎么说,李玉也不能把对王云的不满表现在自己的父亲面前。

    李利每次来都要住些日子,这段时间也是家中最平静祥和的时间,所以每次老丈人的到来,都让王云体会到一种真正家的味道,也让他感觉到难得的轻松。

    况且李利来后,家中的一些家务他都能帮着打理,闲时打扫打扫卫生,收拾收拾院子,这让平时乱糟糟的家显得异常整洁,让王云从心眼里想让他长期住下去。

    但是农村的风俗又让他的想法无法实施,那样的话,人们会认为李利的儿子们不孝顺,逼的老人没办法,住闺女家,名声上有些不好听。

    对于这些琐碎的家务问题,王云虽然心里明白,但他也不愿意和李玉沟通,因为每每沟通不上半句,就会被李玉一句“我们家的事不用你管,你管好自己的事就行了!”给堵了回去。

    所以,从那以后,王云也就不再过问,只要李利在,他会尽量表现出夫唱妇随的气氛,让老人感觉到目前这个家还算“和谐”的。

    当然,李利的到来还让儿子王海感受到了亲情的温暖,每次看到外公到来,王海会一口一个“姥爷,姥爷”的叫着,让从小失去爷爷关爱的他把这种感情全部弥补在了姥爷身上。

    李利在的这段时间,王云从来不会把工作的事情带回家,如果李利问起,他便用“一切都好”四个字概括过去。

    大多时间,李利是和李玉聊着一些过去的往事,回忆过去那段吃苦受累的日子,感受多了,李利会深有感触的对李玉说,“人活在世上,其实就那么短的时间,不要去计较的太多,两口子走到一起,就要好好的过日子,遇事商量着来,别争吵,家和万事兴,该是你的终归是你的,不是你的再强求也来不了,有时候,人也得信命啊!”

    听完这些,李玉也会陪着感慨一番“事是这么个事,可有时候就是接受不了,你看看王云,我们结婚都这么久了,什么积蓄都没有,还净债务,这日子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呀!”

    听到这话,王云心里又升起了一丝别扭,虽然这是事实,但李玉的牢骚多了,有时即使自己想努力改变,却也觉缺少激情,有时甚至想破罐子破摔。

    “你看你这孩子,农村不是有句话嘛,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既然走到了一起了,就别有那么多埋怨,人都有孬好时候,只要过去了这个槛,以后就强多了。以前那个年代,我和你早去世的娘什么都没有,不也过来了吗?万事需要看开,看开了,想开了,一切自然就顺利了。”李利语重心长的说道。

    “你呀,在家里年龄最小,啥事都由你的哥哥们出头,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以后性格上可要改呀!人这一辈子走到一起不容易,要学会互相体谅,我这把年纪了,也活不了几年,我现在还能跟你说说这些话,以后除了你男人,谁还会和你说。”说完,李利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一旁的王云听到这些话,心里顿时升起了一种暖流,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从李利身上,他真切的体会到了这一点。如果平时李玉也能和李利这样交流,那再大的困难对他来说都不算什么。

    第二天上班后,王云坐在办公桌前,细细研究起王腾给他的资料。

    近几年,青安县委、县政府对农业发展格外重视,提出在较短时间内,将青安县发展为特色农业大县,通过发展特色农业,推升经济发展。目前,全县根据各地的地理位置和土壤结构,已在多个乡镇发展起优质土豆、冬枣、无核葡萄等特色农业种植,为了加快这些产品的销售和推广,经县委与王腾协商,并经王腾多方调查,才决定成立该公司,在政策上,县委县政府将给与一定的倾斜。

    成立公司后,新公司将与各种植户签订营销合同,由公司提供优质种子、技术培训等,实行一条龙服务,提高用户的种植积极性,扩大种植规模,也使农民能达到增收的目的。

    当然这只是一个总的大思路,在具体运营中,需要王云构思具体的运作方式和可行的运作办法,这也是王腾找他的具体原因。结合本地的种植结构和公司的实际情况,王云查阅了相关国内外特色农业种植的相关案例,初步整理出自己的基本思路。

    在运作模式上,王云建议可以采取农民合作社连锁经营的模式,在种植较为集中的大乡镇设立便民店或农业合作组织,就近、就地进行指导和销售,由当地农业合作组织负责本地的具体事宜,由总公司定期定时进行业务督导,在合作组织的建立上,可以适当借鉴一些超市、便利店的经验。这样既能方便农民就近联系咨询,又能为总公司减少不少压力。

    在基础设施建设上,王云建议可以通过在公司建立食品储藏车间、加工车间,建立优良品种培育实验室、配备食品检测系统等,构建现代化、一体化的现代农产品龙头企业。

    在产品的销售上,注重打特色牌,配套特色文化宣传,借助本地的民俗文化,民俗风情优势,开展特色农业旅游,以此打开市场局面,提升企业的知名度。比如近几年,青安县的泥塑、剪纸、扑灰年画、茂腔等被列为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些都可以为企业的发展带来机遇。

    经过多次的修改和自我完善,最终,王云用了近一周的时间,做了大量调查了解,才将方案搞出,当然,对于这个方案,他首先自己要满意。

    方案策划好后,王云在第一时间将方案递交王腾,王腾告诉王云,等自己看完后给他消息。

    在平时,王云对日常策划类的东西感觉很无聊,特别是对工贸公司那些没有自己独立特色,而又带有欺骗性的产品营销方案,王云每完成一次,就感觉自己像做了小偷一样,心里很别扭。可这次帮助王腾,王云却有一种少有的成就感。原因一方面归结于王腾能肯定他的能力,并给他这次机会,另一方面,他也想通过这种方式来了解自己有多大的潜力,俗话说说:“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所以,在等待王腾答复的这段时间里,王云还是感到了一些忐忑,因为他不想第一次为王腾办事,就落下能力不行的话柄。

    几日后,王腾给王云打来电话,电话里,他的声音明显非常高兴。

    “老弟啊,你的方案我全部看完了,对你的设想我感到很满意,同时我在重新完善的基础上又和县里分管农业的徐元民副县长商讨了一下,认为可以按照你的方案进行,就这么定了,恭喜你了!”

    “这样吧,为了感谢你,兑现我的承诺,你给我银行账号,待会我让财务把你的酬劳给你打过去,同时,两天以后新公司正式奠基启动,公司的名字我也想好了,叫润土集团,到时候你准时来参加吧!”

    听到王腾的一番表扬,王云心里顿时升起了一种很自豪的成就感。这些年,从事过众多行业,经历过许些挫折,自己虽不懈努力,但结果却不尽人意,如无名小草,依在人生激流中游荡,为繁琐生计奔波。

    虽然王腾提出要给自己报酬,但王云感觉还是有些不妥。平时在业务上他给予自己大力帮助不说,单和王老太的这种关系,王云也觉不能收取。

    所以在电话中,他客气的回绝,“大哥,这么客气干什么,这点事情没什么的,帮大哥又不是帮外人,所以报酬的事情就免了。”

    “那怎么行!工作就是工作,酬劳就是酬劳,再说了,规划设计、方案拟定这些事情以前我也是找人做的,找别人费用很贵的,即便你不做,也要别人来做,钱还要照给。况且给你酬劳老哥我高兴,所以这个事情你不要争执,如果你不给账号,到时我让人把钱给你送过去。”王腾语气十分坚定的说道。

    “好吧,既然大哥这么说,我还是告诉你账号,不过这钱全当你存放在我这儿的。我是不会动的。”王云委婉的说明了自己的心意。

    “这个我不管,反正钱到你户头上就是你的了,至于你怎样处理是你的事情,但还是那句话,不要再跟我强调理由。”说完,王腾笑着挂掉了电话。

    几分钟后,王云收到了手机银行发来的信息,自己的银行卡上打入现金三万元。

    看着那组数字,王云即无奈又自嘲的摇了摇了,心想:“我那可爱的王大哥啊,搞个策划方案也不用那么多钱啊!这不明摆着让我晚上睡不着觉嘛!”